跟我們有所私交的朋友們都該了解蕃茄的中文程度如何,雖然他的文法常常會在無防備之
下使人有所驚豔之感,但他的聽與說大伙都了解是在幼幼班的程度。

而由於他對中文的聽說能力就如牙牙學語的孩兒般如白紙似的純淨,一句很簡單的中文句
子會讓他冒出一些讓我突然的愣怔不知如何回答,但靜下心咀嚼再三後很又覺得他提出的
問題的確令人玩味。

Pall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