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過到都要見底了我才終於振作起些許精神,回到了這兒來,捲起袖子,準備來除個草。

開始成為朝九晚六的上班族後的每一天還真的像是在跟時間打仗似的,不被炸個灰頭土臉
就好像不相信自已又奮力的活過了一天,每天一張開眼都在懷疑今天是否還能從時間戰場
上安然的全身而退嗎?每一天都在拼著老命尋求一線生機來著。

新的這份工作我還是在不上手中,雖然辦公室的前輩們都很安慰著我說像我這樣完全零經

Pall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