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個說話不太討喜的人,因為實在不太懂得稱讚的藝術,卻是批判不平的箇中好手。不
過還好的是,這樣討厭的性格我也淋漓盡至的用在形容自已身上,所以截至目前為止,當
然也要謝謝佛祖保佑,也還未遭遇過被 『蓋布袋』 的下場。

有一個族群倒是可以從我的壞嘴裡逃出生天,就是我身邊親密的朋友們,對朋友我有極多
的包容,壞口不但使不上來也無法接受別人對朋友的任何挑剔,這別人也包括我家蕃茄,

Pall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